HK Dragon Centre (Credit: Wikimedia)

樓價有得炒.租金睇供求

「樓價可以因為資金流向,被炒到偏離一般人的負擔能力,不過租金一定是由市場供求關係決定。」租客可以選擇,業主也應該有他們的自由。事實上,傳媒報道加租的新聞,例必加上「瘋狂」這個形容詞。可是,要是沒有人承租,損失最大的始終是失去租金收入的業主。

Central Market (Credit: Wikimedia)

中環街市見證香港衰頹

這塊地,本來賣出去,就是一筆庫房進賬。如今不但沒有收入,反而要豪擲數以億元計的工程費用,興建假大空。最終甚麼人得益,大家心照。中環街市是香港衰頹的寫照,也彷彿在預言着這個「有錢就是任性」的城市,最終會落得的怎樣的下場。

葵涌貨櫃碼頭

當碼頭業也被規劃

這邊廂,甚麼一帶一路要發展航運業,又成立了新的海運港口局,言猶在耳。另邊廂,不知道那裏吹來的風,港官又忽然改口,說大灣區規劃下,香港還是不要做貨櫃碼頭,不要跟鄰近地區競爭。說這句話的,既非負責運輸的張炳良,亦非商務經濟發展局的蘇錦樑,而是負責內地及政制事務的譚志源。

MOL-Triumph

全球貿易正起革命

有時,我也搞不清楚,究竟是保護主義在冒起,還是全球化已經開到荼蘼。撇開那些只知口頭勇武的各國政客,因為他們在言詞間,也不敢說要完全反對貿易⋯⋯競爭壓力的背後,也代表全球貿易正在增長中;或許政客的想像,才是脫離現實。

中證監副主席姚剛同志與香港證監主席方正唔知為乜舉杯

證監為一帶一路犧牲一國兩制

阿里巴巴因為「同股不同權」未能香港上市,據說是證監一錘定音;可是轉個頭,證監就借這個題目來倡議成立上市政策委員會,並且為「同股不同權」留了一度活門。無錯,要是一帶一路的上市公司有「同股不同權」的結構,誰知道證監又會否因政治考慮而網開一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