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鐵大到不能倒

越大鑊越快樂的脆弱

政府多年鐵路優先的政策傾斜,令港鐘變得太重要,去到 too big to fail 的地步。管理港鐵這種機構,必須要建立一個穩定的結構;這種結構雖然在大多數時候剛硬,但沒有柔勒性,抵受不了重力崩潰是變成脆弱不堪,像昨日的情況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