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守價值終結與進擊民粹之冒起

新常態下的香港,有人將保守制度和價值的任務,寄託在《基本法》和一國兩制。高鐵一地兩檢爭議,最忠於《基本法》和一國兩制的,正是一群保守主義的精英;當人大常委決定全盤否定保守陣營的主張,在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的自然法則下,也等於煽動民粹而進擊的本土思潮進一步取代保守派,否定《基本法》和一國兩制;我們熟識的香港,也將被本土和民粹建制派兩股力量進一步撕毀。

醫管局 (Credit: Wikimedia)

為何仍有病人因經濟理由失救

打破論資排輩和反競爭的專業壟斷,讓有能者得到應有回報,無能者被淘汰出局。所謂的公私營失衡,根本是偽命題,皆因白色巨塔橫跨公私營市場,專業也深受專業壟斷和官僚化的蠶食。香港醫療制度要是不再動手術,恐怕在將來會成為最大的社會隱憂,也是港人離開的最大原因。

以土地利益為先的香港模式

以土地利益為先的香港模式

要是土地的價值隨經濟和人口增長而上升,政府最終還是有辦法從中得益。近年推出的所謂辣招,更加讓政府連物業投機炒賣過程中產生的賬面利潤也分一杯羹。從這個角度分析,直接稅並非特區政府最重要的收入來源;長遠而言,土地才是特區政府最大的資產,一隻會生金蛋的神鵝。

晚清的管治 北宋的結局

今天中共的情況,既似北宋末年,但也有晚清的影子。然而,古時的既得利益少數,只有跟整個統治集團共存亡,今天中共權貴的龐大利益,卻可以藉現代金融操作,轉移到境外。近年中資企業都極為積極地在香港及其他已發展市場,大肆收購項目,我相信是大陸有錢人都在尋找走資的路。